本石曰

讲述身边的故事

纪实摄影实录:记一次手欠引发的杯具

行走在中国经典徒步路线上:喀纳斯(贾登峪)~禾木


本石曰:

纪实摄影,以记录生活为主要诉求的摄影方式。关键词是真实记录生活。那么哈哈拍的这些照片,可以算是旅游景区里的纪实摄影。主要拍摄对象是当地居民,游客。



白哈巴村,烤肉铺的老板




做规划的时候总在思考这两者之间的平衡。普遍的看法是旅游者可以为当地居民带来物质收益,这点显而易见。但其实这种改变不仅仅是物质方面的。



禾木村,观景台上卖杂货的老乡





白哈巴村口遇见的小盆友,会对我们说“再见”





说一个旅行中遇到的特殊事件。


雨天徒步那天我们宿于小月亮湾。此地位于贾登峪至禾木的徒步道上。这条路全程30公里左右,中间有个休憩点名为半路客栈。往来徒步者皆停留在此。而小月亮湾距离半路客栈尚有4.75公里。因河流在此拐弯,颇有喀纳斯月亮湾之风而得名。



小月亮湾,山下奔腾的是喀纳斯河




老板夫妻俩看起来很年轻,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儿,一看就是哈萨克族的血统。说是客栈,其实只有两间毡房。房里是可以睡10人的通铺。床位费每人40。店里供应吃食,素菜10块,荤菜15,跟白哈巴素35荤50宿100的价格相比,这里简直让人热泪盈眶。



小月亮湾老板的小女儿,她唯一的玩具就是这辆小车。





住下之后我决定用电吹风吹干被雨打湿的一身。没成想就出了问题。这家用的是太阳能自行发电线路,接上一台控制逆变一体机。电吹风一开马上跳电。当晚老板忙前忙后企图修复,不过看起来他完全不懂电路。晚饭是老板娘摸黑下完成的。我觉得她脸色看起来不大好。


第二天一早,我们准备出发。老板突然说用坏电路要赔钱。一千。



这家用电就靠这几块太阳能板。




这价格出乎我的意料。于是根据机箱上的单位名称先后联系了新疆电力局,生产厂商,制造商,打了无数个电话,企图找到解决的途径——帮忙联系修好这个机器。老板夫妻对我们提出的各种方案表示茫然。打售后电话、找家电维修、淘宝询价、找政府工程负责人,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山腰都是不可思议的。这些我们看来司空见惯的小事,对他们来说却是手足无措的难题。



两个白色的水桶是他家的储水设施,水源是脚下的喀纳斯河。从水桶里舀了水灌进左上角的简易水龙头,就可以用来洗手,洗菜,洗任何东西。




电路坏了要换保险丝,买东西要留下说明书,这些生活常识在他们的生活中是缺失的。社会服务设施的缺失导致了他们的生活只能依赖人情。朋友带来的电箱,朋友帮忙装的电路。坏了要怎么办?找朋友。朋友找不到?那就不知怎么办了。既然是你们弄坏的,那就你们赔吧。就是这样简单的逻辑。



开着拖拉机运送木材的工人,前一天刚下过雨的路面泥泞难行。遇上积水路面,他们会想办法把积水填平。




我觉得无可厚非,毕竟是我的行为造成了破坏,一度愿意掏钱买单。哈哈不愿,契而不舍地总算联系上一个负责人,得知多半是蓄电池的问题。这台太阳能控制逆变一体机的原理是把收集来的太阳能转换为电能。机箱上印着新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。按理说应是政府牵头的采购项目。但这家人显然不知这些情况,也不知这样的机器坏了要找谁去修。



贾登峪到禾木的徒步道,最初只是牛马道。至今天气不好的日子,马匹依然是唯一得力的交通工具。路上遇见的马,时而驮着徒步者的行李,时而驮着走不动路的人。新疆马有些烈,马夫经常甩鞭子狠抽。




制造商负责人说这台机器是五年前生产的,现早已停产。机器的蓄电池最多使用3-5年,使用年限过长易发生老化,导致无法承担过大电压,哪怕是在荷载之内的。我们把经理的话转达给老板,他们的反应是我听不懂我就要你赔。最后,也只能各退半步,赔了五百块了事。



在我们所到的喀纳斯地区,极少能见到面向本地居民的商店,少数几家也只卖些常见的生活用品。





最早开发的禾木,商业化程度高。烤肉铺里羊肉现卖现烤。




当时,我的心里还隐隐担心,是不是真要带着机器去布尔津才能修好,不知道他们冰箱里的羊肉坏了要怎么办。我的心里充满了现代人破坏原始森林、地球人破坏潘多拉星球的那种负罪感。后来,我们在去往禾木的路上又遇到了这对夫妻,他们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。第二天在禾木,老板看见我们躲躲闪闪,不敢直视。尹小姐说,她的朋友住在这家客栈,电已经修好了。



在吐鲁番的麻扎村,村民皆是穆斯林。从进村子里的那一刻起人群就变成了两队:我们,他们。





禾木山顶上“工作”了一天的一家人,小男孩对我们说,他在“赚学费”。




同行伙伴DK用被敲诈来形容这次事件。在反复讲述的过程中,这户人家也被逐渐描绘成潜在的黑店。而我始终坚信,他们确实是简单淳朴的。只是对物质抱有急切的渴望,在都市人疯狂涌入、带来大量物质诱惑之后。



白哈巴村,扛着长枪短炮拍摄日出的游客。




在我们疯狂打电话联系电箱厂商的时候,店里曾经来过一对驴友。他们喝了几杯水,吃了点自带的干粮。老板娘起初开价五块钱一壶水。在听说半路客栈五块钱一杯水之后,结账时就更新了价格。所以我们也怀疑,晚上在老板娘跟前讨论中午吃饭200多块钱,而这家店如此便宜,一定影响了这对夫妻的心情。于是过了一夜,一切都变了。回程的火车上,我们遇到一对宁波的夫妻,男人说,这家人这次用一个电吹风赚了一笔,来钱如此轻松。如果这是第一次,往后就会有第二次,第三次。我觉得用这种心理揣测他人是不公的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我们的介入正在改变他们,不只是物质上。



白哈巴村,山坡上休息的老人。





徒步道上的清洁工,她每天的任务是清理路上的垃圾。




我想,我们说他们“淳朴”,显然我们已不够“淳朴”。我们是富裕的,开放的,智慧的,浮华的,他们是贫穷的,封闭的,愚昧的,淳朴的。(没有贬低的意思,都是相对而言)我们希望他们保持原状。保持与我们不同的这种姿态,以便于我们在沿途遇到这些风景的时候可以发出这样的感慨:啊,多么淳朴的人民,多么美丽的村庄。但这些真是他们所希望的么?我想不是。如果可以,他们会十分乐意成为一个富裕的城里人。所以,我们对此无从指责。他人对物质抱有渴望,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一件事。





快到禾木的时候行至一处别克山庄,大娘说她拥有50头牛,每头可以卖1万。还有若干头羊。她家的可乐10块钱一瓶,牛奶10块钱一碗。


她家也有一台太阳能控制逆变一体机。


我的认识再次被刷新了……



这位大娘,会根据个人需求调整商品的数量。如果她知道你并不太渴,那么你的牛奶可能会比别人的少一些。尽管价钱相同。




无论如何,能走到这里是我的荣幸。无意做一些伤人伤己的事。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,一度自责不已。








这个结果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教训:


记住以后出门无论如何不要手欠,切记切记。


做事前要三思,切记切记。



评论
热度 ( 14 )
  1. 色空一念本石曰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本石曰本石曰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本石曰 | Powered by LOFTER